真诚的相亲

阅读量:60青年阅读网

导读:1988年春天,嫂子第一次来我家和大哥相亲。嫂子当时18岁,穿着大红鸭绒袄,勾着头,红晕中透出些少女的羞涩。她在几位亲戚陪同下

真诚的相亲

  1988年春天,嫂子第一次来我家和大哥相亲。嫂子当时18岁,穿着大红鸭绒袄,勾着头,红晕中透出些少女的羞涩。她在几位亲戚陪同下,从村里那条弯弯曲曲的蜈蚣路走过来,所有人眼睛都盯着她看。

  大叔是我们村的村长,见女方一行人到了我家门口,便沉着老练地吩咐起来: “装烟的装烟,倒茶的倒茶。”我家所有人都忙碌起来,三弟忙得最欢,有意将那台从牛大叔家借来的录音机拧得山响。我家电视机也是借来的,临时扯起一根天线,虽然翻来翻去屏幕上满是雪,但还是挡不住五媒婆故意惊抓抓(四川方言:大声喧嚷)的叫声:“看哪,电视机里的天安门!”

  喝过茶,洗了脸,嫂子的娘和几个婶娘到屋外转了转,又进我家几间披红挂绿的土屋中瞧了瞧,都暗暗地点着头。那天,媒婆本来还安排了嫂子一行去枣坪的一户人家见相亲对象的.结果在牛大叔的安排下,他们全都正襟危坐在电视机前看电视,没有再提去枣坪的事。

  那年头,黑白电视机在渝东乡下还是个稀奇玩意儿。

  我跟大哥蹲在灶屋里剥一捆大葱。大哥一边往灶膛里添柴火,一边将大葱剥出刺眼的白。他的目光老是往堂屋那边瞄,那里有电视机,还有嫂子一行人。瞄着瞄着,大哥走神了,将剥好的葱白扔进灶膛。

  “那不是柴火。”我说。大哥便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正要起身,嫂子进来了。她瞅了我一眼,笑了笑说: “老二,去吧,让我跟你哥剥葱。”大哥赶紧坐下,脸红红的,我也红了脸,知趣地说了声: “我去了。”

  大哥和嫂子一边剥葱,一边交谈。大哥是个老实人,问一句答一句,乐得嫂子抿住嘴直笑: “看你,倒成了个女孩子。”

  中午,客人满满地坐了6桌,全都摆在那方小院里。腊肉、猪蹄炖,再炒了些薯粉皮、胡萝卜、青蒜等农家菜,席面倒也丰盛。随着白瓷碗晃荡,苞谷酒的香味儿在小院里弥漫。

  大哥端着一只小碗,轮流给嫂子娘家人敬完酒,正要坐下,突然听见一个稚气的童声: “这是我的洋娃娃,我要我的洋娃娃!”原来是铜婶家的二崽跟嫂子的亲弟弟——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争夺我家那只塑胶娃娃。

  二崽的嗓门大得吓人: “这是我的洋娃娃,还给我!”铜婶起身,过去扇了二崽一记耳光,二崽嚎啕大哭起来: “他们家不要脸!电视机是牛爷爷屋头的,新桌子是二爷爷屋头的,他们家拿别人的屁股充他们的脸!”

  石破天惊!

  我看见父亲打了个哆嗦,宛如寒天被人剥光了衣服。母亲张大了眼,不知所措。还有大哥,他默默地垂下头,像做贼被当场抓了现行!

  嫂子的娘家人一下子全都放下碗筷。 “你们骗婚?”嫂子的一个婶娘大叫道。

  “一个小娃娃的话哪相信呢?”牛大叔忙出来打圆场。

  但那婶子哪里肯信,还说: “小孩子才说真话哩,不像有些大人,老放着狗屁!”

  那婶子看来也是见过些世面的,她拉着嫂子来到屋里,先看了看那些不配套的桌椅板凳,接着瞅瞅墙上挂着的几十块腊肉,冷笑着说: “这些家具一看就是拼凑起来的,树木、成色、做工的年份都不配套。还有这些腊肉,大的大,小的小,黄的黄,黑的黑,不是10条猪的肉才怪。敢问,这家人到底杀了几头猪?”

  一院子的人都鸦雀无声。

  那婶子轻蔑地笑了笑: “你们想骗婚,可就怨不得我们女方了。哪怕喝了酒,吃了饭,最后落个鸡飞蛋打,也是你们自找的。我们走!”说罢,嫂子的娘家人一齐起身,脸上全都是愤然的神色。

  这时,嫂子说话了: “婶儿,他们没有欺骗咱们。”

  所有人再次愣住了!

  嫂子平静地说: “我听铜婶说了,去年这家人杀的猪不大.一家七八口人旱把那些肉吃完了。这些肉是他们家用存的茧钱,从外面买回来的。还有这些家具,也是村中几户人家去湖北荆门落户了,卖给他们的。婶儿,你不知,他们家去年养了好几张,是全乡的养蚕专业户哩。”

  嫂子口中嘣出一串一串的瞎话,我们全不知她想做什么。局势一下子变了,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嫂子娘家人,一个个全都盯着嫂子,满脸迷茫。

  最后,还是嫂子那婶儿说: “真要这样,那就太好不过了.,不过,既然是大户人家,就要有大户人家的规矩,既然我们高攀了亲家,这门亲事,亲家也不会太小家子气吧?”

  婶子的话摆明了是向父亲索要“彩礼”。嫂子叫了声“婶儿”,但她充耳不闻,继续说: “前个月,胡家的胡老五说了个儿媳妇,搞了个‘千’字上路。iooo斤粮,1000块钱……”

  1000块钱现在看来不是什么大数目,但在1988年那个春天无疑给我们全家老小心头蒙了一层寒霜。那时,苞谷才1毛钱1斤。父亲趁夜去了趟镇上,连夜回来,手中就多了一沓钱。我们知道.父亲是去镇上找刘三借的,刘三开了一家砖瓦厂,有钱放印子钱,月息3%。

  第二天,客人们渐次散去,1000元彩礼钱当然是拿到手了.父亲还给他们雇了几匹骡子拉那1000斤粮食。

  临走时,嫂子跟大哥在塘边那株苦李树下交谈着什么,很亲密的样子。嫂子一边说着什么,大哥就一边点着头。嫂子眼圈儿红红的,看得出分明是流泪了。看着嫂子渐渐远去,大哥还久久地站在原地,俨然成了一尊木头人。

  这桩亲事终于成了。嫂子过门后非常勤奋,她对大哥说:“爸妈年龄大了,弟妹们年龄又小,那债是为咱俩欠下的,咋能让家人背呢?”嫂子与大哥一道起早贪黑地喂猪、养蚕,不久就将咱家所有债务还清了。

  推荐阅读:
  • 名门嫡妃

    她因长相丑陋大婚当日被夫君灌下春药丢进青楼差点香消玉殒。醒来后她不再是原来的寇曼珠她发誓一定要报仇

  • 盲人按摩师的艳遇

    曹思是个按摩师,是个盲人按摩手,他点穴的功夫可是一流,在这个小县城很有名气。有一次三四个小混混让他按摩了后不给钱,被他一个个点了穴道,等到警察赶来时,

  • 被打屁股的淑女

    午后正在外面玩耍的顾蛮被父亲顾邢怒气冲冲地提回了家刚一进门顾邢就请出家法狠狠地打了她二十大棍。

  • 卧底女警

    1莫等等决定当卧底纯粹是个意外。那时她刚从警校毕业,踌躇满志,正准备大杀四方。但上头对她的成绩不满意,轻描淡写地将她分到资料室。她在阴暗的资料室内

  • 摸上你的床

    NO.1一声尖利的惨叫声。让原本人声鼎沸的晚宴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身着宝石蓝晚礼服的女人气急败坏地擦着身上的酒水。对面火红色洋装的女人则一脸得意地摇

  • 校园感人爱情故事

    绝对经典看了别哭哦

>> 不是您想要的 ? 去 爱情故事 浏览更多精彩故事。<<

《真诚的相亲》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