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证件

阅读量:54青年阅读网

导读:人生的道路,不时会遇到许多坎坷和波折。有的是人为造成的,我就曾有一遇,它给我的身心带来过深重的痛苦。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1973年阳春三月,风华正茂的我,从部队复员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军营,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武汉。按照部队的规定,到地方后必须到市

特别证件

  人生的道路,不时会遇到许多坎坷和波折。有的是人为造成的,我就曾有一遇,它给我的身心带来过深重的痛苦。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1973年阳春三月,华正茂的我,从部队复员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军营,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武汉。按照部队的规定,到地方后必须到市区两级复员转业军人安置办公室履行报到手续。我遵从此命,先到市里(一元路)安置办交毕档案签证,一切顺利。待再到区里(万松园路)安置办,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部队开给我的全套证件诸如退伍军人证书、行政关系介绍信、户口粮油关系介绍信、党员介绍信,均被可恶的小偷一扒而光。眼前发生的事,如五雷轰顶,我伤心、懊恼、流泪。只觉得一切都完了,多年来辛辛苦苦在部队的记录,全都付诸东流。

  在计划经济年代,发生这样的事意味着什么就可想而知了。没有户口,成了“黑人“,没有粮油关系,就得掏腰包买“高价粮“,没有了党员介绍信,你就与组织失去了联系,更重要的是安排工作也会泡汤。在那些日子里,我食无味、寝难眠。加之当时通讯联络滞后,部队的电话号码、报挂号又全然不知,我深深地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

  家父得知此事,心里比我更难受,但老人家却把痛苦埋藏在心里,一边安慰我:慢来,有部队和政府,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的;一边又帮我出谋划策:首先从自身做起,在寻找上入手。父亲放弃了上班,同我一道,着手艰辛的徒步,沿我乘坐的公汽路线寻找证件。年近六旬的他,不辞辛劳,从清晨到傍晚,凡到公汽每一站点,古田二路、简易、航空路,都要向站值勤人员询问打听,是否有人拾到证件。为尽快得到结果,老人家忘记了吃饭,顾不上喝水,由于讲话太多,一天下来,喉咙已经嘶哑。寻找证件仍没有结果。

  父亲和我进行了第二套方案,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同我一道到区安置办,请求组织出面给部队发函,要求补发证件。安置办柳姓女工作人员善解人意,听完情况介绍后当即答复与部队进行联系,并以特急、挂号信函发出。我们父子俩高兴万分,一块好似千斤的顽石顿时落地。一周后部队复函,同意补发,并要我将身着军装的免冠一寸照片寄去。又是一周,我被人扒窃失落的全套证件,部队如数补寄过来。当接到这套来之不易、倾注着军地两级好心人心血的证件时,我和家人感激万分,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深为地方和部队工作人员的雷厉风行喝彩。 人生的道路,不时会遇到许多坎坷和波折。有的是人为造成的,我就曾有一遇,它给我的身心带来过深重的痛苦。

  那是三十年前的事。1973年阳春三月,风华正茂的我,从部队复员离开了朝夕相处的军营,回到了阔别多年的家乡武汉。按照部队的规定,到地方后必须到市区两级复员转业军人安置办公室履行报到手续。我遵从此命,先到市里(一元路)安置办交毕档案签证,一切顺利。待再到区里(万松园路)安置办,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部队开给我的全套证件诸如退伍军人证书、行政关系介绍信、户口粮油关系介绍信、党员介绍信,均被可恶的小偷一扒而光。眼前发生的事,如五雷轰顶,我伤心、懊恼、流泪。只觉得一切都完了,多年来辛辛苦苦在部队的记录,全都付诸东流。

  在计划经济年代,发生这样的事意味着什么就可想而知了。没有户口,成了“黑人“,没有粮油关系,就得掏腰包买“高价粮“,没有了党员介绍信,你就与组织失去了联系,更重要的是安排工作也会泡汤。在那些日子里,我食无味、寝难眠。加之当时通讯联络滞后,部队的电话号码、电报挂号又全然不知,我深深地陷入极度的痛苦之中。

  家父得知此事,心里比我更难受,但老人家却把痛苦埋藏在心里,一边安慰我:慢慢来,有部队和政府,会有解决问题的办法的;一边又帮我出谋划策:首先从自身做起,在寻找上入手。父亲放弃了上班,同我一道,着手艰辛的徒步,沿我乘坐的公汽路线寻找证件。年近六旬的他,不辞辛劳,从清晨到傍晚,凡到公汽每一站点,古田二路、简易、航空路,都要向车站值勤人员询问打听,是否有人拾到证件。为尽快得到结果,老人家忘记了吃饭,顾不上喝水,由于讲话太多,一天下来,喉咙已经嘶哑。寻找证件仍没有结果。

  父亲和我进行了第二套方案,抱着试试看的心情,同我一道到区安置办,请求组织出面给部队发函,要求补发证件。安置办柳姓女工作人员善解人意,听完情况介绍后当即答复与部队进行联系,并以特急、挂号信函发出。我们父子俩高兴万分,一块好似千斤的顽石顿时落地。一周后部队复函,同意补发,并要我将身着军装的免冠一寸照片寄去。又是一周,我被人扒窃失落的全套证件,部队如数补寄过来。当接到这套来之不易、倾注着军地两级好心人心血的证件时,我和家人感激万分,喜悦的心情无以言表,深为地方和部队工作人员的雷厉风行喝彩。

  推荐阅读:
  • 80后妈妈丰硕的母爱:生养五胞胎甘做“孩奴”

    div> 2012年元旦,河南省内乡县马山口镇一户农家,五个一岁多的孩子,统一着装,簇拥在一位年轻妈妈身边,他们有的捏妈妈耳朵,有的上去亲鼻子和嘴巴……这五个孩子是远近闻名的五胞胎…

  • 老婆出轨之后

    阿发和媳妇小丽是在工厂认识的那时候她正貌美如花而他却一贫如洗那时追求小丽的大有人在好些位年轻帅气的小伙就连车间主任也经常无事献殷勤但小丽从来都是客客气气只有对阿发偶尔使些

  • 前娘后母

    谭玲大谭志七岁,却从没有大姐的温良敦厚。谭志从记事起,家里就大吵小闹硝烟不断,而引发这些战争的导火索多数都是因为谭玲。谭玲从

  • 被爱吃掉的蛋壳

    打我记事起,家就是一个窟窿,一个永远探不到底儿的穷窟窿。我趁着蚯蚓般细弱的洋油灯朝里望,满是窝窝头的嘲笑、碎补丁的奚落,我多想狠狠地抛弃它们啊—&

  • 我知道你没那么坚强

      我是娘的遗腹子。  爹死于

  • 二姐

    二姐 二姐  二姐在我们

>> 不是您想要的 ? 去 亲情故事 浏览更多精彩故事。<<

《特别证件》评论0